肺炎疫情下的外傭親姐姐,扛起菲律賓經濟發展核心要點

香港近日發生外傭荒,在顧主爭人的情形下,一部分外傭薪酬都節節攀升。肺炎疫情重挫多個國家經濟發展,發展趨勢中的東南亞所受衝擊性更甚,很多在港菲傭擔負起供奉家中的義務,變成了中國下崗家人,乃至我國的經濟發展核心要點。

這壓力又把很多外傭引向負債圈套,肺炎疫情前早已出現的本人金錢問題進一步惡變,儲夠錢回家了的日子,好像更為漫長。

一個多鐘頭以往,Juve(筆名)面前放置的塑膠杯子仍是滿的。除開半途靜靜地聆聽難題,或者隔三差五昂著頭,勤奮在腦子裡思索正確的英文表述以外,致力於訪談的Juve連一口水會沒顧得上喝。

雖然在初見的人眼前看起來有一些靦腆,內向型,她自認是個樂觀,樂觀的人。即使如此,卻也是有不善言辭,難得少有笑容的情況下。顧主發覺她的不太對,她這才向她們挑明。

Juve說,老公從業旅行業,肺炎疫情一開始,他就完全失去收益,家中各種各樣的開支,借款都需要依靠自己的薪資和先前家中的一點儲蓄。“肺炎疫情之前我跟我老公各承擔一半,包含開支和為家中的儲蓄。如今我想擔負翻倍的工作壓力。”

 

中國經濟發展挫敗,外傭工作壓力劇增

 

菲律賓統計局資料資訊表明,2020年4月,菲律賓失業人數從上一季度的5.3%一下子飆漲至17.7%,730數萬人處在待業情況,創出厲史新紀錄。中國人口數量的下崗,促使很多家中的經濟壓力都落入了在外面幫傭的身上。

依據外傭組織Enrich和聘請服務平臺Helper’sChoice2021年5月至6月間採取的一項調研,近70%的外傭在新冠疫情期內本人會計遭受危害,43%的採訪外傭迫不得已提升了匯錢歸國的額度。

2021年3月11日週四,菲律賓馬尼拉,一隻貓穿過一個村莊的空街道社區,該村莊由於住戶中COVID-19病案的數量而封號鎖。

全年度看來,菲律賓的GDP下降近10%,為1947年至今最甚。之中,占國家GDP六成的服務行業和占三成的產業部門均遭到重挫。此外,在很多菲傭中心海外勞工(Overseasfilipinoworkers,OFWs)亦因學生就業國經濟不景氣而下崗的情形下,亞洲發展銀行等金融企業廣泛預測分析,做為菲律賓經濟發展核心要點的國外勞動力匯錢亦將大幅度減少。殊不知,菲律賓中央銀行前不久發佈的資料資訊卻確認,國外勞動力匯錢總金額僅出現縮水0.8%,保持在近300億美金之高,等同於同一年GDP總金額的8.2%。

肺炎疫情前期,Juve家裡的資金狀況還算不上過度緊張。除開日常開銷,關鍵的開支來源於兩年前老公借款買的一輛中小型旅遊巴士,也是一家六口一半的經濟來源。雖然親人縮衣節食,但三個女兒,媽媽再加上一位遠房親戚的日常生活所需終究許多。

Juve過去在給親人的匯錢和儲蓄之餘,還能剩餘40%上下能夠她自由支配的開銷,她用於為自己增添衣服,給家中的三個女兒買一些朱古力這類的零食等寄回家。現如今,她每個月只把5%的工資花在自身的身上,為了更好地划算,歇息日連門都不出。

許多外傭禮拜天放假了時習慣性相聚老鄉聚會。

即使如此,到9月,儲蓄或是見底了。

電話的另一邊,老公張口請她幫我在香港借款,“他不願喪失那輛大巴。”Juve當然能搞清楚。但來香港以前,她聽見過太多菲傭在港借款後沒法擺脫的小故事,也瞭解絕大部分的顧主都不允許他們在外面借款,但再三考慮到後或是下定決心了信心。“我們無法想像,如果我們沒有了該輛大巴,大家如何逐漸再次謀生呢?”

 

負債難題加重

 

為在港外傭給予金融業文化教育的Enrich的通信主管Zamira對《香港01》表明,肺炎疫情下,外傭遭遇的較大挑戰為負債難題,“這也是肺炎疫情以前就早已存在的不足,但現如今(因肺炎疫情)惡變了。”也因許多外傭的要求,Enrich正籌畫在八月實施第一個為外傭設立的負債管理方法新專案。

過多外傭碰到負債和會計難題,但卻沒有可以尋求説明的目標,他們無法傾吐本身的會計難題,掌握怎樣能解決乃至永久的解決負債。

周日,逾千餘名外傭圍繞足球場排長隊開展新冠檢驗。

依據香港的《放債人條例》,債務公司最大可向借債人扣除48%的年息,假如借債人有著欠佳貸款紀錄,或因別的緣故被視作高危借債人,則可被扣除達到60%的年息。Zamira稱:“那樣你也就搞清楚,(針對外傭來講)為何拿來的債務迅速就能大幅度提高以致於無法控制。”

 

無學生就業提高的城鎮化發展

 

和許多遠赴異域的菲律賓幫傭一樣,Juve為了更好地讓大女兒讀好學校而趕到香港。在菲律賓,做為一家建築行業企業一般員工的她只有掙到在香港工資的一半,還算不上個人所得稅等各類扣費。而當外傭則連日常食宿的成本費都處理。

新冠肺炎疫情到來以前,菲律賓經濟發展完成長期性平穩,迅速發展趨勢,在2010至2015年間做到6.2%的年平均GDP提高,但這卻沒有轉換為高品質就業崗位的提升。

從業菲律賓國外勞動力難題科學研究數十年的社會心理學專家學者MaryLouAlcid表述道:“在人們的我國,經濟發展是由消費所推動的,因此是一種無工作中機遇的提高(joblessgrowth)。”她稱,國外勞動力的匯錢亦在推動提高的消費主題活動中飾演了一定的人物角色。

縱覽菲律賓的產業結構,占GDP近60%的服務行業毫無疑問是我國經濟的支撐,聘請了全國各地56%的人力資本,之中最首要的,則是以英語通話服務專案為象徵的業務外包經濟發展(BPO),之後則為奉獻10%GDP的旅遊業發展,前面一種的崗位特別是在以低人力,低技術標準為特點。

Alcid表明,香港外傭的最低工資標準要遠遠高於菲律賓的一般員工。

除非是你課業主要表現出現異常突顯,來源於中國頂級的高校。假如你僅僅一名一般的在校大學生,大學畢業之後不容易尋找一份月工資高達20,000披索(折合3,100港幣)的工作中。

 

借助外勞輸出,什麼時候是終點?

 

雖然菲律賓政府部門堅持不懈外勞輸出並不是國家發展對策,但借此機會處理中國經濟發展和就業壓力基本上是幾十年來的傳統式。

從七十年代經濟發展艱難期施行勞動力法令,開設一系列世界各國組織解決外勞事務管理,維護其利益,到2001年,我國在比較嚴重就業問題下,在我國城鎮化發展方案裡將外勞稱之為“我國人力資本的有效挑選”,並制訂四大對策來推動國外勞動力的學生就業,直迄今日,國外勞動力以逐漸增加的匯錢額度,支撐點著中國經濟發展和民生工程。前美國總統阿羅約妻子所服務承諾,讓移民投資工作中不會再是務必,而僅僅群眾的挑選,迄今無法完成。

Alcid稱,面前這屆政府也隔三差五說,希望著有一天菲律賓人不容易再迫不得已移民投資,但她指出這種都僅僅政府部門的語言表達偽術:“實際中並沒可以協助大家完成這一總體目標的方案,不是嗎?”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