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瘋玩SM千人體液四射直擊可怕疫防系統漏洞

名為「BDSM同樂會」的團體經經常在台北一間PUB,舉辦俗稱「虐戀」的SM性虐待活動,包含W姓傳產乾金、C姓LED巨亨的兒子、Q姓建築小開、L姓旅宿少東等「富二代」,全是忠實成員。

刊發直擊,「BDSM同樂會」無畏新冠肺炎來勢洶洶,日前又舉辦一場「釋放日」活動,任憑近數百位幾乎不佩戴口罩的顧客,擠在70坪大的密閉別墅地下室中,大玩裸身鞭打、電擊戳刺、室息調教這些性遊戲,眾人肉慾橫流、體液四射的同時,活動現場壓根就和病原體培養場沒什麼兩樣!

中間時興肺炎疫情指揮管理中心三月八日公佈,新冠肺炎累計四十五例確診(截止三月十六日為六十七例),呼籲國人減少群居活動。殊不知,當天中午,台北南京市東路巷弄間的「anybar」PUB門口,卻集聚一長串排隊顧客,通道處有塊木板寫著讓人遐思的「釋放日」三個字。

大醫院醫師也是班底

刊發調查,原來「釋放日」活動是名為「BDSM同樂會」的團體,向PUB業者包場舉辦。所謂「BDSM」是源於於日本的一種性行為方式縮寫,B指的是綁縛與調教(Bondage、Discipline),D寓意操縱與順從(Dominance、Submission),S為虐待(Sadism),M則為被虐(Masochism)。簡單來講,「BDSM」就是指性愛雙方(或多方面)以「虐戀」達到性愉悅目地。

「BDSM同樂會」每月會主辦二、三次活動,事先都會在官網發布活動主題及日期。而「釋放日」活動是透過「調教綑綁式性虐待」,釋放自身的心身靈。

「許多富二代都來玩過,好像W姓已接任的傳產業乾金,要是有時間就會到場『適用』,她也呷好倒相報,介紹外觀醒目的姪女來玩。」一位SM趴同愛好接著表露,C姓LED巨亨的兒子不僅愛玩超級跑車,也愛「BDSM」這一味。

除此之外,企業總部在北市東區的Q姓建築小開、L姓著名旅宿業第二代,都曾是「BDSM」的座上賓。更讓人驚訝的是,東北部挺大醫院的醫師也都「性好此道」,「大約現階段肺炎疫情吃緊,這些人忙翻了,近期非常少見到他們。」該名SM趴同愛好說。

開放式包廂掛滿刑器

刊發直擊,「釋放日」當日,工作中人員面對新冠肺炎席捲,僅應付式的對顧客量額溫,卻未規定顧客佩戴口罩入場。萬一參與的遊戲玩家若在現場感染病毒,不僅很有可能嚴重危害親友,更很有可能壓垮企業營運。

顧客掏錢入場經過簡單檢查後,被規定拿出手機,工作中人員會將一小張不全透明的紅色貼紙,貼手中機鏡頭上,擺明「禁止偷拍照片」。

遵循工作中人員標示,顧客走下地底一樓後,聯絡小妹馬上往前笑瞇瞇地詢問:「您興趣是S(虐待者)還是M(被虐者)?」並幫顧客戴上不一樣顏色手環,一旁牆上則寫「安全性字:撤兵」,提示大夥兒別玩過頭。

進入「釋放日」活動現場,只見約七十坪上下的空間,以一個小演出舞台為管理中心,旁邊擺放幾張沙發,還有二、三個開放式包廂(無門)與調夜店台,在其中一個較大的房間,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的鞭子、陰莖環、手銬、棍子與叫出不來姓名的刑器,角落裡還擺著剛好能夠關入一位「蹲下去的成年人」的「狗籠」。

約半小時後,現場已擠了近數百位穿著打扮得光鮮亮麗的男孩和女孩,鮮人少戴上口罩,大夥兒開內心找伴聊到口沬橫飛,好像徹底不擔心新冠肺炎出沒。由於均值一坪大就塞了近二個人,再加上空調不佳,令刊發記者有種貼近室息的感覺。

沒多久,一位穿著超短裙的長髮美少女踏入演出舞台,任憑另一位俗稱「繩師」(SM文化藝術中善綑綁者)的大爺擺布。大爺將美少女綁成一個違反人體工學的怪異姿勢後,再將她倒吊騰空,而令人不解的是,頭下腳上連小褲褲都外露的美少女,小表情竟絲絕不見痛楚,反閉起眼睛呈現一臉享有樣,接著數名美女也輪番往前經歷。

羞澀男被遛貓遛狗鍊拴脖

另一頭擺放怪異刑器的硬包廂內,也擠滿大量圍觀顧客。原來,有一名戴著眼鏡的豐腴妹脫掉外褲,外露穿著性感迷人丁字形褲的嫩白屁股,趴到牆上「開放」讓大夥兒持專用工具敲打;另一名熱褲妹則是雙手被反綁,跪在地面上讓一位眼鏡男肆意毆打、掐捏;還有個西裝男脫到只剩內褲,以大字形被銬在牆上,接納警棍「襲鳥」。

沙發區也沒閒著,一名穿著小碎花洋裝的白嫩美女被壓在長凳上,身型玲瓏有緻的她,竟任憑二、三名手執電擊棒的男孩和女孩「隨便服侍」,連下體週邊都難逃一劫。在刺啦電流聲中,白嫩美女雖然發出連串淒厲慘叫,卻夾雜「baby!baby!我真的好累!」的叫喊,畫臉相當詭異,實在無法以常情對待。

SM中常會鬧出問題的「室息遊戲」,在該活動中淪為小兒科,多位女人遭綁後,被男孩子從後用勁緊勒頸部,還有些人施展「創新遊戲玩法」,立即跨坐著被虐者臉上,讓對方暫時無法吸氣,看起來相當危險。

刊發觀察,有一位羞澀男獨坐角落里二小時後,終有女孩來搭訕,雙方聊了一陣子,女孩便取出一條狗鍊綁住他,在店裡「遛」起來,碰到別的「主人家和寵物」,相互還會SayHello,彷彿公園遛貓遛狗碰到鄰居般。在其中有「主人家」遛著遛著,就把「寵物」關進所述的「狗籠」內,開始訓斥一番,「寵物」則老老實實蹲下去聽訓。

約一個小時後,廁所開始一位難求,只見一對對男孩和女孩、男同或女人,輪番進出廁所,有對男孩和女孩不耐久度候難忍慾火,排隊時立即纏綿起來,男孩子撩開女孩上衣外套,伸進愛撫、掏弄,徹底將身邊群體當成空氣。

黃昏活動結束,二名美少女前去搭捷運時,還意猶未盡交換體會心得:「欸,妳疼不疼?」「有一點耶,但好舒服喔,全身上下都被揍了,被吊起來來也很有歸屬感耶!」

媒體人擔綱坐鎮指揮

SM圈內人表明,台灣最開始的公開BDSM社團,應是二○○四年創立的「皮繩愉虐邦」,但因當時民風較傳統,不易尋找長期相互配合的商家,經常面臨四處「漂泊」辦活動的窘境。

二○一二年間,西門町開了一家專為此類活動為號召的PUB「CommanderD.」,成為同愛好周知的「聖地」;二○一六年後適用SM風氣漸開,東北部出現數個舉辦相關活動業者,連台大校內都設立了「皮繩愉虐社」。

刊發調查,二○一七年二月,「BDSM同樂會」開始舉辦聚會,是現階段「圈內」人氣最紅火的組織,發起者「@BDSirT」,是某平面圖媒體的資深媒體人。 「釋放日」當天,「@BDSirT」以一身米白色西裝、牛仔褲褲現身,忙著四處招乎,炒熱現場氣氛,工作中人員碰到一切狀況,都得向他回報。

這場「釋放日」舉辦前二天,有網友在PTT內以「女朋友想要去BDSM聚會」為題發文,表明自身十分憂心。有一位「老司機」網友針對該貼文回應:「我絕對不會讓女朋友單獨或者跟姊妹去,那個場地什麼人都是有,認為女孩非常好著手,曾經我只是離開上廁所,我的女扮就被四、五個男孩子搭訕,會有碰觸私秘處,乃至脫掉女生衣服……」更直取有工作中人員也會「參一咖」。

PTT許多討論「BDSM同樂會」的發文,都會被轉傳到過百人的「BDSM同樂會」LINE群組,殊不知,群組中的多數同愛好都替「BDSM同樂會」說話,表明「來這裡玩真幸福」、「我毫無疑問@BDSirT了解有情況一定會處理,我對同樂會很有信心。」

轄區中山市大隊表明,經向「anybar」查詢,業者表明,平時中午以三千元費用租用給「BDSM同學會」,舉辦「男孩和女孩COSPLAY角色扮演遊戲舞會」;但實際負責人則聲稱,因新式冠狀肺部感染影響,「BDSM同學會」近二個月內已無租賃該場地,若有辦活動也會在一樓通道設乙醇、額溫槍加強疫防。警察獲知刊發在三月八日全過程直擊,強調會加強查緝,不讓轄內各種活動成為疫防系統漏洞。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