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全是懲惡揚善的善人?我硬要反道其行

在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系列產品面世以後,發生了一批“偵探潮”,很多品質良莠不齊的著作發生,在其中也是有一些以己度人的內容。多靈頓是英國文學家亞瑟·莫里森造就出的反駱駝式偵探。他擁有不輸福爾摩斯的聰慧和風采,但與後面一種對比,他可以說冒天下之大不韙,他偵破是為了更好地賺錢,為了更好地做到這一目地,他不顧一切,乃至做出偷盜、勒索和兇殺這些惡事。

書出版發行於1897年,用六篇短片小說敘述了一位私人偵探的偵探小故事。

幼時失父的豪門子弟總算返回故鄉英國,卻好像被捲進與爸爸有關的報仇謎局當中;熱門賽馬會或要遭人暗算,偵探移形換影反將一軍;傳說故事晶石“葡萄牙之鏡”再一次亮相,猛然造成多方面角逐;自行車運動的盛行產生新氣象,但的浪潮下卻暗潮湧動;東洋工藝品收藏者枉死於佛像腳底,大家族悲望、歷史悠久詛咒和分別心貪欲行政機關重重的;一份遺書飽經轉換,鬼蜮伎倆五花八門,破舊老屋裡開演一齣世間荒誕劇。

亞瑟·莫里森(ArthurGeorgeMorrison,1863年11月1日-1945年12月4日)出生於倫敦城東區,是英國文學家、新聞記者,以其敘述倫敦城東區無產階級日常生活的現代主義小說集和偵探小說集聞名世界,1924年被入選皇家文學學會。莫里森也是日本工藝品收藏者,在造型藝術個人收藏行業留有了眾多經典著作,過世後他的收藏品依照遺書均被贈給大英博物館。莫里森最著名的著作是出版發行於1896年的小說集《加戈之子》(AChildoftheJago),這本書也是那時候的暢銷書籍。除此之外,莫里森比較知名的著作也有《窮街陋巷故事集》(TalesofMeanStreets)和偵探馬丁·休伊特(MartinHewitt)系列。
 

多靈頓案件材料集

亞瑟·莫里森 著

 
我還在澳大利亞出世,直至前不久都一直住在那裡,只在童年跟爸爸媽媽去歐洲旅遊過一次。便是在那時候,我失去爸爸。那時候我都不上九歲,但相關歐洲之旅的記憶力卻一直分外清楚。

我爸爸婚後遷居澳大利亞。因為在悉尼和周邊城市的地產開發中鐵了好運氣,他越來越十分頗具。我家十分以自我為中心、與世獨立:我從未聽爸爸媽媽說過她們在英國有哪些親朋好友,直到現在因為我仍不清楚爺爺的名稱。我想在爸爸完婚前後左右,家中一定發生了猛烈的爭執,或者有哪些重特大不幸。總而言之,我也不知道相關爸爸媽媽雙方親朋好友的一切事兒。但是,我的父母都受到文化教育,也許她們的自我封閉恰好是來自此:當初她們身旁的殖民者即使再親近,也或是一群欠缺聰慧與修養的人。爸爸把他從英國產生的書擺進了小書房,以後隔三差五地有新小說送到。他絕大多數時間都低頭於書裡,有時候也會出來捕獵,往他的當然博物館裡添幾種新標本採集——在大家坐落於萊恩科夫河邊的房屋裡,他的歷史博物館占了三間長屋。

如上文上述,我還在八歲時跟爸爸媽媽去歐洲旅遊,那一年是1873年。大家先在英國短暫性地滯留了幾日,準備從大陸回到後再在英國多待些生活。旅途的最後一站是義大利,便是在那裡,爸爸遭受了絕境。

在那不勒斯,爸爸對一個俊美的遊民造成了興趣愛好:他的容貌在義大利人群中極其出色,爸爸感覺他與作家塔索有一些類似,因此叫他“塔索”。他變成爸爸的指導,帶爸爸遊玩那不勒斯,可他並不屬於哪一個導遊員團,也好像沒有什麼正經工作中。“塔索”看上去是個文明人,也很聰慧,但我媽媽從一開始就十分反感他,但是找不到實際的原因。事實上,她的判斷力是恰當的。

“塔索”——順帶一提,他的真實姓名是托馬索·馬里諾——說動爸爸去看看市區以西四公里外的阿斯特羅尼死火山,並且還需要徒步前去。一切都很順利,直至她們到達了到達站。在孤聳破舊的山坡上,指導忽然撕破臉皮,用刀刺向爸爸。不容置疑,他的目地便是圖財害命。幸虧爸爸隨身帶著手槍,由於此前有些人提示過他,一個外鄉人隻身一人進到那不勒斯附近農村是很危險的。為了更好地擋開那一刀,爸爸右臂負傷,但他也在近距離離開槍,使持刀者現場身亡。他迅速離去當場,邊走邊捆住胳膊止血方法,隨後找到駐那不勒斯的英國領事館,向他敘述了全部全過程。權利眼前無難題,幹了幾類查驗、簽了幾個字後,領事館稍加勤奮,爸爸便終獲法律法規上的隨意。可是在辦理手續開展的與此同時,最少有三人嘗試取他生命,2次用刀,一次用槍,爸爸的每一次逃離全是驚喜。這一切都是由於去世的遊民馬里諾是克莫拉的組員,他的同犯急切為他復仇。一切掌握義大利歷史時間,尤其是那不勒斯王國史的人對克莫拉這一名稱都不容易覺得生疏。

在義大利的諸多強勁而邪惡的秘密結社中,它是最強勁、最邪惡的一個,沒有任何理由能夠證實它理應存有。它是一個巨大的犯罪團夥,乃至能向運至那不勒斯的食材收稅,收交稅金的頻率遠超當地政府。全國各地範疇內走私貨產品的運送均由克莫拉壟斷性,就此而言這是一個極致的機構。僅那不勒斯內,克莫拉就會有最少十二處聚集點,老百姓日常生活在生靈塗炭當中。它系統軟體而平穩地解決違法犯罪授權委託,好似鐵路公司解決貨運運輸。兇殺看情況標價,屍體處理此外加價;放火得考慮到損益表;傷殘和綁票乾脆俐落;一切魔鬼一樣的滔天罪行都僅僅價格難題。這種業務流程中,最關鍵的一項便是打劫。在義大利得到統一、維克托·伊曼紐爾二世登臺後,克莫拉稍有失勢,但在較長的一段時間裡,它或是導致了很大的不便。我們都知道爸爸遇難的一年後,有兩百個克莫拉組員被遣送出境。

走完司法程式後,爸爸收到了官方網極為顯著的暗示著:為了更好地自身和親人的禍福,他最好是儘早密秘離去。英國領事館也提示道,法律法規不能維護他免受克莫拉的毒手。實際上無須多勸,我可憐的母親一天到晚膽戰心驚,惟恐全家人死在賓館。大家即刻啟程回到英國,準備為大家的歐洲之行畫上句號。

在倫敦,大家住在邦德街周邊的一家知名個人酒店餐廳裡。三天后的夜裡,爸爸回家時就已相信有些人追蹤他長達兩個小時,並且跟蹤者很有方法。他不止一次忽然轉過身,嘗試與跟蹤者僵持。他認為跟蹤者就在背後,最終卻一無所獲。第二天中午,我聽見媽媽告知我的家人老師(她和大家一起旅行)有一個相貌討嫌的男人在酒店餐廳正對面彷徨,仍在她和爸爸出門在外跟在她們背後。媽媽焦慮不安起來,向爸爸傾吐自身的害怕,但是他對於此事不屑一顧,沒再細究。不管怎樣,追蹤仍在再次。雖然他靠判斷力體會到跟蹤者的存有,但一直沒能把握住他。慢慢地,爸爸更加惱怒,最終準備向員警尋求幫助。之後的一天早上,媽媽發覺她們的臥房門口別了一小片紙,紙條正圓形,比六便士錢幣小一些。媽媽明確前一天夜裡進門口它還沒有那邊,因而深陷了巨大的焦慮。紙上有墨水畫出的歪扭圖案設計:倆把形態各異的刀互相交叉式。它是克莫拉的標示。

任何人都不清楚這片紙是什麼原因,也不清楚它是怎樣發生在這兒的。媽媽督促爸爸馬上去尋找員警維護,但他沒有人活一輩子。我想,他是猜疑這張紙條是個捉弄。他在那不勒斯的遭受已數次見諸報端,或許酒店餐廳裡的人看了報導後,想設計方案嚇他一跳。但便是那一天,在離酒店餐廳不上四十碼的清幽小大街上,爸爸被刺了十幾刀,被別人發覺時早已不幸身亡。他僅僅去兩根街外的店鋪買他喜愛的雪茄煙罷了。爸爸去世後不上三十分鐘,警員就上門傳遞死訊了。她們從他衣兜裡的信上找到酒店地址。

我不願意詳細描述媽媽的憂傷,或者細寫爸爸的後事。追憶童年僅僅為了更好地給近期產生的事理清來龍去脈。只說這種就充足了:開展過調研以後,大法官判斷它是一起蓄意謀殺,兇犯(或兇犯們)不明。幾回有報導稱員警早已把握了關鍵案件線索,即使如此,以後都沒有犯罪嫌疑人被拘捕。大家返回了悉尼,在那裡我長大。

Related Posts